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自在书屋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 第214章终于知道了她的消息

第214章终于知道了她的消息

把你自己变成我的人。

这是什么话?

借机揩油占她便宜?

程诺拿着叉子叉着牛排往自己嘴里放,一边咀嚼一边抬眼盯着苏嘉煜看。

有时候她觉得看不太懂这个男人,不知道他这话到底是玩笑还是来真的。

对面的男人任她打量审视,纹丝不动的只顾着切他的牛排,切完了,还不忘问一句,“怎么样?需要给你几天的考虑时间吗?”

“……”

程诺把嘴里的牛排咽下去,再端起红酒杯轻啜一口,这才缓缓开口,“我能不能问你个问题?”

“请问。”男人优雅的微笑。

程诺双手贴上身前的餐桌,身体微微往前俯,文绉绉的,“虽然我知道本人天生丽质,引无数英雄竞折腰,但是你像来眼神不太好,怎么会看上我?”

无论什么时候她都很舍得抬高自己。

苏嘉煜失笑,他放下手里的刀叉,学着程诺的样子,身体也往前倾了下,“我是很成功的商人,买一送一这种好事我不可能错过。”

脸皮子狠狠抽了下。

程诺身子坐正了,干脆利落的抓起手里的刀叉,“说话注意点,免得我不小心失手戳瞎你的眼!”

什么玩意儿!

买一送一,竟然连她家肉丸子都给算计上。

当她是促销品啊!

去他大爷的!

看她脸上表情丰富,虽然没再说话也知道她心里估计是把他祖宗八辈都给问候了个遍了。

男人嘴角忍不住溢出一丝笑意,心情愉悦的很,被骂都感觉很开心,这个还真的很少见。

“我跟你说真的,这次你帮我,对你也不是全然没有好处。”吃个差不多,程诺开始游说,她眸色变得认真而锐利,“我们在商言商,虽然玖启现在规模还小,但是作为兰柯生物的下游产业链,我觉得我们如果合作的话对兰柯也是一个促进作用。”

“说的很对,但是诱惑不大。”苏嘉煜品着红酒,示意程诺继续。

“你只留前半句就好了。”程诺嘴一歪,心里不爽,但是她也明白,苏嘉煜说的也是实际。

“于公呢就是上面我说的了,这还有于私。陈苏两家的联姻我也算是比较明白的,至于你们两家之间到底有什么利益牵扯我相信你比我更清楚。现在么,目的达到了,我听说三哥和苏嘉凝的婚约也走到头了……”

“三哥?”

苏嘉煜突然开口,眼皮子一抬盯住程诺。

“呃,口误。”程诺顿了顿,“陈奕南。你的小舅子,现在还是不是我还不清楚,信息有点滞后,不过煜少应该很清楚。”

苏嘉煜到底放下手里的酒杯,抬眼盯住程诺,“说完了?”

“还没。”程诺是完全不摆他是不是要生气,她嘴角噙着笑继续说,“你刚刚也说了,只帮自己人。帮帮你妹妹也算是自己人了,而且坦白说,当初的那一纸婚约跟陈奕南其实没什么太大的关系,若说起罪魁祸首,那是非陈漠北莫属。你要帮你妹妹出这口气,我要赶走他,我们也算是目标一致,合作一把,彼此都没什么损失。”

程诺说完,双手一摊,“好了,我现在说完了,于公于私我都觉得我们合作一把非常不错,你说呢?”

“我说,”苏嘉煜微微顿了下,他拿起摆在旁边的湿毛巾擦拭自己的手指,慢条斯理的,“嘉凝的婚约,走到这一步都是她自己任性而为,怪不得别人。”

“……”这是当人家哥哥的吗?

程诺脸顿时拉了下来,最后一张底牌也被人毫不留情的丢掉,她嘴巴一撇,“我要是苏嘉凝,真想一脚踹出你去!程坤鹏虽然做人很不靠谱,但是当哥哥来说比你靠谱多了,用我哥的话说,他妹子就算错了也是对了。”

“你哥哥已经不在了。”

苏嘉煜凉凉的提醒。

他这一句话就好比六月天飞雪,程诺脸立时沉下来,冷沉冷沉的。

之前脸上的灵动笑意全数收走,这到底是她心中最深的一根刺,无论谁提起来都像是掐在了她心脏上,疼的连呼吸都快要忘记,更何况是被苏嘉煜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

程诺双手在桌面上一撑站起身来,“得了,我知道你什么意思了。”

这条路走不通,不代表没有其他路。

程诺的耐心全无,完全没了继续闲话家常的心思。

她走的迅速,苏嘉煜几步追过去才拉住她的胳膊,“生什么气?你早晚要接受这个事实,哪怕话不好听也是事实,难道你一辈子不让人说?况且还是你自己先提起的。”

“……”

理是这么个理,可是心底的疼痛一波波的,让她一时之间竟然难以消化。

程诺不想说话,她劈手挣开苏嘉煜的手往外走,“别说废话了,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该给你分析的也分析过了,你不接受这提议,我也理解!但是,现在,老娘心情不好,我就先回去了。不用送。”

她尽量让自己平心静气,但是说出来的话还是夹枪带棍。

苏嘉煜却突然笑了,这个男人外貌出色,虽然平时脸上也是带笑,但总让人觉得有点虚,这会儿他笑起来,眉角轻扬,竟是说不出的好看。

“笑什么笑?”程诺瞪眼!

“我是没想到,你也会跟我生气!”苏嘉煜瞅她一眼,伸手拽了她胳膊,“既然吃好了就走吧,我送你!”

“……”这人,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啊!

她生气,所以他高兴?!

简直……

程诺相当郁卒,又遇上个变态!

准备下车,程诺刚解开安全带,手腕就被人抓住,她偏头瞪眼,“干什么?”

“我只帮自己人,这话是没错的,你可以慎重考虑下,要不要变成我的人!”

他的眸子在夜色掩映下更多了几分沉色,连着声音都显得郑重。

程诺心脏咚咚瞎蹦哒几下,她到底面不改色的抽回手来,“你想买一赠一,可惜出的筹码有点少!我的这项合作提议,顶多算是前期考验!连这你都不过关,就想打我和我儿子的主意?奸商,我告诉你,没门!”

程诺说完人已经窜下车去,砰的一声关上车门。

坐在车里的男人却并不恼,甚至眼角眉梢间都溢满了笑意。

苏嘉煜按下车窗,手里拿着一个盒子递过去,“喏,给你儿子的。”

程诺只斜眼看他,并不接手,苏嘉煜似乎也习惯了,笑着说,“不是我买的,嘉凝给的。”

“哦!”

程诺走过去将礼物接过来,是套小孩子的衣服。

伸手垮了下自己的鼻梁,程诺突然觉得自己之前拿苏嘉凝的婚姻来游说苏嘉煜那是相当的不地道!

“那什么,嘉凝过来了?”

“办好离婚手续就过来了!”苏嘉煜坦言,声音没有起伏,好像在说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情。

程诺瞬间觉得嗓子口被堵住了一样,虽然陈苏两家联姻到尽头的消息不断,可到底不是当事人亲口承认,这真假虚实谁都不好辨认,不过程诺是知道的,苏嘉凝对三哥一往情深,她还想着或许到不了这地步。

感情的事往往最是说不准,更何况程诺知道的很清楚,这婚姻本就是一场闹剧。说实在的,也怨不得陈奕南,那时候他还昏睡不醒呢!

总而言之,就是陈贱人办的好事!

“我走了!”

苏嘉煜准备调头,程诺赶紧往前一步,她伸手压在车身上,“嘉凝没事吧?!”

“能吃能喝能睡。”苏嘉煜简言概之。

他显然不想多说,程诺盯了车屁股离开的方向,到底深深叹口气。

苏嘉凝知道程诺在这里也是巧,之前有次程诺带着小肉丸子去医院打预防针,就那么好死不死的碰上苏嘉煜!

还以为这男人病了,两人正说话呢却没料到从问诊室出来个苏嘉凝!

到现在程诺也记得当时苏嘉凝因为吃惊眼睛瞪的溜圆,一会儿指指程诺,一会儿指指她抱着的小丸子,愣是半响没说出话来!

程诺也紧紧抿了唇,心中一万头草泥马呼啸而过,她就没想到自己这么倒霉,躲过了陈漠北,却躲不过这一个个不算熟的熟人。

索性,苏嘉煜开口解了围,“闭上你的嘴,你过来什么都没看到。当然,我也不知道你来这里是做什么!”

兄妹俩的对话多少有点奇怪,不过程诺这么聪明还是听出来了,苏嘉煜在跟苏嘉凝交换条件!

苏嘉凝切了声,到底是同意了!

她跟程诺也不算陌生,况且之前的接触中也很是投缘,苏嘉凝好奇的看着程诺怀里的小肉丸子,“这个是……你儿子啊!长得真帅!”

“既然我抱养了他,那肯定就是我儿子了。”程诺淡定而迅速的回。

她这话倒是让苏嘉凝不知道怎么接茬了,毕竟程诺的孩子听说出生的时候就夭折了。

好在,苏嘉凝到底不是八卦的人,也或许是苏嘉煜的交换条件起了作用,总而言之就是程诺和她的肉丸子一直很安全的在铭承市呆着,无人打扰。

只是苏嘉凝只要来铭承市,自然是要过来看看程诺和她的肉丸子的。

一来二去的,两人倒是熟上加熟。

程吉思瀚小朋友的成长照片,也几乎全都出自苏嘉凝之手。

回到家,一开门就扑过来一个团团的小东西。

程诺一时不差,让他撞得脚下一个踉跄,匆忙弯腰稳住身体,伸手去揪他耳朵,“毛毛躁躁的,干什么啊!”

嘴里面嘟囔着,可还是松开他耳朵将小丸子给抱了起来,程诺凑过去吧唧吧唧亲他的脸,“怎么,想老妈了?”

小肉丸子只咯咯的笑,等程诺亲够了,肉呼呼的小手往自己脸上一抹,或许是小孩子无意识的动作,可这动作看在程诺眼里那就是赤果果的嫌弃。

“你个臭小子!嫌弃我?!”

程诺磨着牙,手指往他额头上用力一点。

小盆友只笑呵呵笑呵呵,完全不明白大人的心思。

一边保姆看着两人只是笑着,从程诺手里接过肉丸子让她去换衣服。

进了卧室换下礼服,程诺想了下,到底是打了电话出去,几声之后就接起来,“诺诺?真奇怪你居然主动给我打电话来。”

苏嘉凝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带着笑意和活力,倒是听不出有什么不妥。

程诺哼唧一声,“你不是说再来的时候帮我和肉丸子拍亲子照?既然来了几天了也没见你过来找我。”

“哦。”苏嘉凝轻声,“你怎么知道我过来?”

“晚上跟你哥吃饭来着。”程诺直言,“然后也顺便知道了你的事情,需要跟我诉苦吗?”

“诉苦就不用了。”苏嘉凝微笑,“从一开始就觉得会走到这一步,虽然难受但是好像也有心理准备。”

“现在结婚离婚也很普遍,回头可以找个更好的。你总比我强,我连婚还都没婚呢。”程诺蹩脚的安慰。

苏嘉凝抬眼,看着在玄关处换鞋子的男人,“我问你啊,你跟我哥是怎么回事?”

“没怎么回事。”程诺伸手拍拍脑门,“我今儿拿你和三哥的事情跟你哥谈判来着,想建立统一战线一致对外,可惜,他好像很不屑。”

“我哥像来这样,他的世界里一是一二是二,分得很清楚。”

“我跟他谈的时候还不知道你和三哥办了离婚手续……”程诺顿了顿,到底是不好意思,“对不起啊,嘉凝。”

“干嘛跟我说对不起,你不说我也不会知道,还当我大哥会给你穿小鞋啊。”苏嘉凝调笑,可说到后来声音突然就有点哽咽,虽然她觉得程诺的道歉完全没有必要,可却一时间心涩的不行。

程诺这一声对不起,却像是让她的委屈无限的放大了。

程诺委实也不是善于安慰人的,两人又说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苏嘉煜从冰箱里取了冰块出来倒水,看苏嘉凝挂了电话便问,“跟谁通电话?”

“程诺。”

苏嘉凝把手机放下,她走过去坐在一侧的高脚椅上看向苏嘉煜,“大哥,你知道程诺跟陈漠北的事情吧。而且,虽然程诺不承认,但是那孩子摆明了就是陈漠北的,长得那么像,任谁一看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要说跟陈漠北没点关系,谁信?!”

“然后呢?”

“什么然后?”苏嘉凝头疼,她最是对付不来大哥这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虽然我也觉得程诺不错,我这个人也没那么老古板,带着孩子的女人同样可以很有魅力,只是,她跟陈家的人有关。我们家又跟陈家这样那样的……”全球小说 www.qqzkw.com

苏嘉煜偏头看她,那双漆黑的眸子让人辨不出情绪,却到底堵住了苏嘉凝的话尾。

苏嘉凝索性双手一摊,“好,我的事你由着我,你的事我也不管,不过大哥如果你有别的打算,我拜托你别伤害程诺。她真的也很不容易。”

“你想的太多了。”苏嘉煜从她身边走过,伸手按在她头顶,“先把你自己的事情搞定,妈这一天里至少给我打三次电话问你的情况。”

“我就是需要一点点时间而已,没必要那么担心。”苏嘉凝小声嘀咕。

苏嘉煜没再继续说,他进了洗浴间去洗漱。

苏嘉凝窝进沙发里开电视,每次心情不好老哥这里就成了她的避风港,只是不知道以后大哥找什么样的女人给她当嫂子,也不知道等大哥给她找了嫂子之后她还能不能自在的出入这里。

苏嘉凝正乱七八糟的想着,放在桌台上的手机突然响起来,她走过去看了眼,冲着洗浴室喊,“哥,你电话。”

里面哗啦啦的水声,也听不清说了什么。

看手机锲而不舍的响着,苏嘉凝索性接了起来,“喂?”

“你好,苏先生,这里是梦晶会所,您走的着急,照片没有带走,底片我会发到您登记的电邮里,照片您是过来取还是给您寄过去?”

“那等他过去取吧。”

苏嘉凝帮回了句,家庭住址什么的还是不要轻易透露的好。

“好的。”

挂断电话不过几秒的功夫,就听到手机叮的一声,显示收到一封邮件。

苏嘉煜穿了睡衣出来,拿着毛巾擦头,“谁的电话?”

“梦晶会所,说是把底片发到你的电邮里,照片等你自己去取。”苏嘉凝说着把手机递给苏嘉煜,撇嘴,“拍的什么照片啊?你不是最不喜欢拍照?”

作为摄影工作者,擅长发现各种的美。

苏嘉凝不是自夸啊,虽然说帅是基本条件,但是她真的觉得自己老哥身上在帅之外还有一种特别的魅力,那种沉静中蛰伏的暗涌,好像透过再清晰的镜头都无法看透!可偏偏她游说了无数次让他做她镜头下的模特儿都没有成功。

实在是好奇,这次拍的什么照片,什么人这么牛逼竟然让她老哥破例拍照?!要知道连公司对外的宣传上也难得见他一张正儿八经的照片!

苏嘉凝脚尖踮起来凑头去看!

“这是……”苏嘉凝诧异的嘴巴成了O型!

照片里男俊女美,灯光的色彩都刚刚好,男人单手压在女人的肩头,微微俯身侧头说话,虽然都只是照了侧脸,可这镜头里暗涌的情愫,却是无法一言概之。

有时候一些瞬间镜头的捕捉确实带有偶然性,可是苏嘉凝第一很了解相机和镜头,第二很了解这个陪伴她长大的男人!

她的眼睛紧紧落在苏嘉煜的脸上,“哥,你……”

男人已经锁了屏,拒绝被她窥见更多,他偏头看过去,“什么?”

苏嘉凝张嘴结舌突然不知道要怎么说,只呐呐道,“哥,我有点不太明白你了,你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苏嘉煜看向她,只淡淡的,“不管你以为的是什么,不该说的别乱说!”

陈漠北那边逼的很紧,袁绍这里步步受阻。

甚至是之前有些人已经处在悬崖边缘,只要袁绍这边再施加一把外力,他们就能跌下悬崖摔得粉身碎骨!

可惜,到了现在,袁绍才发现他竟然无法在这些事情上用力,陈漠北像是在他们身上栓了一条线,细的看不见,却足够拉住他们坠落!

程诺知道这些事情的时候,气到极点,竟然是一脸平静。

都说道不同不相为谋,她早料到会有这一天的针锋相对,不过没想到陈漠北竟然会在这种关卡上阻了她的路!

让她隐居幕后步步为营的策略一再受阻!

程诺深知自己有几斤重,她若是在人前将会受到诸多关注,很多人都会瞪大眼看着她的一举一动,并且从中设阻,不利于发展不利于筹谋!

所以,她把袁绍推在前面,外人不会在意这个无名小卒,而这恰好是程诺壮大发展的机会!

当然,程诺也不排除她对于陈漠北的惩罚,他想要什么,她就让他失去什么!

他想要她肚子里的孩子,她就让他彻底的死心!

一场筹谋已久的死亡,在陈漠北眼前发生,她看着他向来冷硬面孔上龟裂的疼痛,那一瞬间程诺也分不清是爽还是不爽。

她只知道,他疼了她也没多舒服!

袁绍来电问她,“真的要回来了?”

“嗯,隐居幕后的日子可以结束了!”程诺抿唇,“不过,我要回去,总不能空着手!再等等,等我确定可以为玖启找到可以依靠的靠山!”

“有方向吗?”

“有,就是不太好谈。”程诺捏捏眉心,“苏嘉煜!这男人真是不好利诱!”

“苏嘉煜?”袁绍顿了顿,“若是能得到他的入资帮助,那倒是,最好的选择!主要我们跟兰柯属于上下游产业,能够互相促进!”

这点不用袁绍说,程诺也明白。

“他有什么条件?若可谈成,利益上我们可以作出更大的让步,毕竟长远来看,我们怎样也不吃亏!”

“他的条件……”程诺头疼的捏捏眉心,“容我再想想!”

挂了电话,程诺仰天长叹,难不成真要让她把自己贱卖吗?!

陈漠北这个贱人,远在苏城还打压她的行情!

程诺是在几日后见到苏嘉煜,他问,“想好了吗?”

“还没!”

“这么纠结?!”苏嘉煜偏头,“我以为程诺做事向来干脆利落!”

“你别激我,我跟你说,没用!”程诺翻了个白眼,“跟奸商谈合作,我必须慎之又慎!”

苏嘉煜微笑,他拿了一个信封递给程诺,“拍的还不错!”

“这什么?”程诺狐疑,但还是拿过来看,是那天在梦晶会所的照片!

“嗨,你还挺上镜的!”程诺看了一眼,不吝赞美!

苏嘉煜嘴角轻勾,“程诺,让他儿子喊我爸爸,还有比这个更让陈漠北难受的吗?”

“谁儿子?”程诺眼珠子瞪起来,“我儿子就只是我儿子!”

苏嘉煜不跟她辩驳,直接的,“接受我的提议,对你而言,是最好的,不二选择!”

“再给我个理由!”

“我也还算是,拿得出手?”男人淡淡浅笑,阳光在他的眼角眉梢度上一层金黄。

程诺抬眼上上下下打量着他。突然笑起来,“这个理由,很可以!”

“袁绍那边最近很安分,之前你让做的事情也都做妥了。”九哥汇报,“袁绍做事看来很有分寸,知道行不通后竟然没有硬来。”

“别的呢?”陈漠北放下手里的文件,男人黢黑的眸轻敛,“有程诺的消息吗?”

哪怕说到她的名字,连着声音都有些发紧。

她躲起来这么久,他一步步逼到现在,总该是要把她逼出来的,可到了现在,竟有几分近人心怯的感觉!

不知道她现在是什么样的状况!

“暂时没有!”

陈漠北点头,心下稍松的片刻又涌上浓浓的失望。

办公室的门被敲了几下,秘书进来,“四少,许小姐说跟你有约?”

男人狭长的眸子轻眯,“让她外面等着!”

九哥眉角挑了挑看向秘书,“许君悦?”

秘书点点头,就赶紧出去了!

项博九伸手摸了下鼻子,再抬眼颇有几分兴味的,“韩夫人钟意的儿媳妇人选?韩陈这次看来又要栽在你手上了!”

最后这话,很有些调侃和幸灾乐祸的意味!

远在他处的韩陈莫名其妙的连打了好几个喷嚏,他一边拿手纸拧着鼻子一边骂,“谁他妈背后说我坏话!”

陈漠北冷冷瞟过去一眼,“你很闲?”

“不不不,我最近不知道有多忙!”九哥匆匆忙忙的退出办公室溜之大吉!

陈漠北并没急着出去,他坐在办公桌前,伸手拉开一侧的暗屉,有一个纯黑的绒毛盒子,打开来,里面静静躺着一枚红宝石的耳钉。

她向来怕疼,却还是把它硬生生从耳朵上摘下来。

他去到她住的房里,就摆在客厅的茶几上,耳钉尾端干涸的血渍直到现在,陈漠北也记忆尤深!

许君悦坐在侯客厅里,她举止优雅的端起咖啡杯轻啜,对于等候时间有些偏长却也丝毫不为意。

陈漠北是值得付出时间去等待的男人。

女人面容姣好,身姿优美,举手投足间自有大家闺秀的气度也有职场丽人的干练。

许君悦,沁丰茶茗的大小姐,也是行政总监,有貌亦有才。

在距离午时还有五分钟时终于等到她要等的人,许君悦浅笑,“跟我约好了午餐,果然是午餐时间才出现,多一分钟都不肯给我?”

她的话坦白磊落中带着一点点不太明显的娇嗔,反倒是不让人生厌。

“那就多给你一分钟时间谈一下保全系统的问题。”陈漠北淡淡的回,“走吧,我定好了地方。许晋哲说关于保全系统你还有很多好的想法,我让博九跟着,吃饭的时候你可以顺便跟他说一说。”

他说完已率先往外走。

许君悦失笑,还真是不给女人半点机会的男人,连跟合作伙伴的一顿单独午宴都不肯给。

九哥已经在门外等着,三人一起往外走,许君悦看向走在前面的陈漠北,偏头问项博九,“外人都传陈家四少陈漠北只钟情于一个女人,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我还真是好奇!”

“别好奇!好奇害死猫!”九哥很由衷的!

“你这样说,我倒是更好奇了!”女人微笑。

九哥翻了个白眼,得,当他什么也没说。

许君悦点餐,九哥百无聊赖,他其实真的很不爱跟四哥一起吃饭,毛病多,还总是冷场。

相当心累啊!

这会儿来个电话九哥都觉得是福音,不用干坐着。

然而,手机不过是讲了两句话,九哥额头的冷汗都冒出来!

“九哥,你上网看看!”

“什么好东西?艳照门?”

“比艳照门还震撼!”小黄毛颤巍巍的,“你看了就知道了!”

“赶紧放!”

九哥很是不耐烦。

“有程小姐的消息了,但是网上说,她跟苏嘉煜在一起了!”

“谁?”

“苏嘉煜!”

“我操!”

九哥狠狠咒骂了一声!

陈漠北想过太多次她出现在他面前的样子,什么样的情况都预估过!

应该说现在的这种情况也不算太离谱!

可心脏骤然的紧缩疼痛还是让他有片刻的不适,照片里的女人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嗓子像是被堵住了一样,半响陈漠北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在铭承市?”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无错章节将持续在自在书屋小说网更新,站内无任何广告,还请大家收藏和推荐自在书屋!

喜欢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请大家收藏:(www.zizaisw.com)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自在书屋更新速度最快。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 - 四四暮云遮的全部小说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自在书屋

猜你喜欢: 团宠才是真大佬嫁入豪门77天后异能为王老婆精分后病床是我家闪婚厚爱:误嫁天价老公惹火甜心:不良娇妻有点辣一觉醒来,恋爱游戏变惊悚游戏了和薄少撒个娇穿成五个渣攻的炮灰初恋总裁大叔,余生请多指教乘风揽月都市第一赘婿成为首领后总有人向我表白[综]最强医神:重生逆天女王我的老公是特种兵未夜青岚入一眼臣服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重生反派女boss亿万宠溺:腹黑老公小萌妻总裁爹地惹不起你好,King先生老夫少妻的互撩日常九十年代小辣妻枕上名门:腹黑总裁夜夜宠自言本是自梳女
完本推荐: 尸妹全文阅读欢喜记事全文阅读协议结婚后我离不掉了全文阅读想办法拒绝组队全文阅读腹黑逆天大小姐全文阅读电影世界逍遥行全文阅读和死敌一起开创魔法时代[穿书]全文阅读反派试图撩人洗白(系统)全文阅读我的身体有bug全文阅读完美盛宴全文阅读异能小农民全文阅读[红楼]宝玉要争气全文阅读史上最强赘婿全文阅读冒险领主大人全文阅读鬼医神农全文阅读外室她纤腰玉骨(穿书)全文阅读明朝败家子全文阅读陪师姐修仙的日子全文阅读死亡前兆全文阅读辉煌岁月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带着星际闯美幻我,真不知道原来你们是神兽!好男人培养系统[快穿]三国之巅峰召唤神通如意传重生后我成了权臣的掌中娇四爷心尖宠(清穿)漫威之黑科技群穿越寻侠记联盟之电竞经理电影世界私人订制一胎六宝:孩子妈是女神讲师我修炼开了外挂在地下城行走的人果然不正常官宣离婚:遇见,霍先生求求你们别再说了重生之都市狂仙最初进化空间田园医妃万古第一仙宗探虚陵现代篇御鬼者传奇重生枭妃之盛世大嫁重生之一剑破空玄幻:我!天命大反派电影世界十连抽轮回空间我属性只能加智力我在东京画妖怪魂帝武神宠妻入骨:神秘老公有点坏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最新章节手机版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全文阅读手机版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txt下载手机版 - 四四暮云遮的全部小说 - 豪门逆宠四少别使坏 自在书屋移动版 - 自在书屋手机站